滨海生活网收藏本站

滨海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搜索
热搜: 滨海生活网
查看: 2792|回复: 1
收起左侧

【大滨海的记忆】之九:老东坎手工业-瓦匠[含6P]

  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 0

组织活动: 0

发表于 2018-10-6 20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立即注册成为滨海生活网会员,加入我们的大家庭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【大滨海的记忆】之九:老东坎手工业-瓦匠

     大滨海老东坎街的“活字典”李开荣先生通过详实的回忆和细腻的笔触,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幅来自那个年代的历史画面,给我们带来了酸甜苦辣的回忆,引发了大家的强烈共鸣!为此,我们特在【盐城大众网】、【黄海在线】、【滨海生活网】、【滨海网】、【网上滨海】、【月亮湾论坛】等市县主流媒体上开辟【大滨海的记忆】栏目,将陆续发表李开荣先生的回忆录。

今天为你分享【大滨海的记忆】之九:老东坎手工业-瓦匠

     关于老东坎街的“十大社”,连载到今天已接近尾声。看到这里,一定有读者会有这样的疑问:怎不见有瓦匠的内容?说的也是,瓦工其实在哪里都是手工业的重头戏。从人们遮风挡雨的茅屋,到安居乐业的“小窝”,都是泥瓦匠辛苦所造;城市的高楼大厦,富丽堂皇的消费场所,哪里都有建筑工人的身影。试想,如果没有这个伟大的群体,没有建筑工人的辛勤汗水,图纸设计得再好也就是纸上谈兵;没有建筑工人的辛勤付出,哪里会有现代城市的宏伟体魄和靓丽倩影。
  现在才写瓦匠,因为也有写木匠时同样的困惑。瓦匠社听起来不顺耳,也很陌生,故本文题目不写“社”字。但需要说明的是,最早的东坎镇建筑站,其实就是当年的“瓦匠社”。老东坎著名的歇后语“西街头瓦匠——尹大”,也是站里的职工之一,不需在这字眼上计较,还是说说瓦匠的事。

41.jpg

  东坎镇建筑站,座落在人民剧场北边,临老菜场巷头一座二层的楼房。办公楼不是很大,进入面朝阜东路的大门,有一门厅和上二楼的梯道。南北走廊内都是对开的办公室,门口挂着铁皮制作的会计室、会议室、站长室等牌子。虽然是个镇办单位,因为是自砌自建的原因,很正规。姨夫茅庆和的父亲就是建筑站的总帐会计,茅大爹学识渊博、工作认真、为人谦恭、是一位十分受人尊敬的老者。“殷福记”酱园的殷三爹是建筑站的负责人之一。
  1964年前河边大水上了岸,后来东坎镇政府在后圩河处,重新整理排水“地龙”。在也是家亲戚殷站长的安排下,我在这个工地上干了两天小工。说起来也让人不信,才小学六年级的我,瘦弱、个子也不高,在“地龙”的工地上也算是一个做工的人。
  “地龙”是排水的闸口设施,基础挖得很深,我和其他大人一样隔着一米多的距离,相对站着在堆坡上,将沟底挖出的烂泥一桶一桶地往上传。脚斜在坡上也站不稳,当一灰桶泥,虽只有区区的二三十斤,却因人小力薄,接到手里时突然往下一沉,身体立即打个趔趄。赶紧挺直腰,把泥桶象烫手的山芋,扭腰转给上一个人。开始还行,但一个上午下来,真累得不行。幸有好心的大妈见我人太小,让我站到平地上传递,少了一份危险,也省了好多力气。
  做上六角钱一天的小工,虽然比大人每天少两角钱,却也兴奋的不行。小孩做工不会偷懒,也不懂得巧用力气,什么事都抢着做,搬砖、抄拌灰浆、拎灰桶,眼头见识还行,得瓦匠师傅的喜欢。沟底砌四方的墙垛,帮着大工向下传递砖头、砂浆,依然是脸斜对着脸的传递,砖头还好,遇小灰桶传送砂浆,也不是轻活,还真有“下山反比上山难”的感觉。拎着二、三十斤的砂浆,下探着身子传给下一位。脚下的斜坡不踏实,站不稳就有可能桶落人翻。大家都小心翼翼,工活做得紧凑忙碌,想着明天就能得到一元二角钱的工钱,干劲倍增。
  当手中拿着工钱,才感到这钱真是来之不易,这一次的经历,也让我比较早地体验了瓦匠工作的辛劳。


42.jpg

  过去人家和现在的情形,在住房上有太大的区别。所谓“衣食住行”,住列第三,重要性不言而喻,俗话说有安居才能乐业。老街人家里有房大多是继承的祖产,自己置业不是很多,能在老街里建房的那是少之又少。
  邻里间关系比较好处,有“尖唠”的人家在空闲的地方,搭个小锅坯或储藏间什么的。也不需向什么部门申请或批准,找个把瓦匠,家里人配合做做小工,砌好了也就成了自家的地方。也有人家在房后檐开个门、拿个窗,或为滴水檐、遮了阳光的事,影响了邻居习惯了的生活,遭遇反对。商谈中言语不合,成对峙之势,都无“让他三寸又何妨”的大度,因此闹得不可开交。瓦匠夹在中间,不做遭主家催促,做遇邻家阻拦,只落得个“做不是,不做也不是”的尴尬。此类事情,在空间越来越小的老街越来越多,以致正常修理房屋的人家,都担心有没有邻里干扰。反观此事,一定程度上也抑制了部分“尖唠”人的扩张心理,间接地保护了老街的旧址原貌。
  农村的瓦匠却释然许多。农村建房,基本没有屋基地和邻里的纠扰,反倒是平整屋基、挖墒夯实,邻居、亲戚一起上。有条件砌上几排砖作屋根基,无条件者直接挖些油泥,拌水将泥土踩熟,用一木框制作成很大的泥块,错缝排列、似砖咬砖样叠实。一层又一层,每一米左右为一阶段,风干一阵用藤制的扁鞭对其鞭实。为了土墙的高质量,人闲下来就去鞭打墙。一段时间后,再在上面依样加上一层,整理、鞭打。三趟下来,墙至檐口,请来瓦匠师傅铲墙整理。修葺后的土墙已经浑然一体,掏出已经预留的门窗框,屋体成形。
  看看老皇历,选一宜动土、上房樑的好日子,通知一下亲戚、邻里。瓦匠师傅爬上屋山指挥,同在屋山上蹲着的木匠,也指拨着地上的人,将早已做好的木三角房樑,运上屋山安装在墙体內。瓦、木匠师傅联合将屋樑调整停当,开始上桁条。当横贯整座房屋,桁条上贴着红纸“福”字的中脊按装到位,立即响起一阵鞭炮声,上樑之人从小挽子(小斗)里找出红包,放进自己的口袋,大声喊着喜话,抓起小斗里的糕粽抛向地面。地上的人“好呕”、“发啦”、“福啊”地和应着喜话,热热闹闹。一阵疯抢,一番的吉祥喜庆,主人的脸上一片喜气。
  上樑完毕,榫头用“两爪钉”将接头处有效连接后,屋面覆上早已备好的柴笆或柴把子,屋子已成一牢固联合体,任由木匠、瓦匠在上行走。钉笆、上泥、盖草,一层压一层……在梳理完草顶、装上门楣、窗框之后,一座崭新的房屋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。经过上年数的等待,终于可以住上冬暖夏凉的泥土茅屋,主人脸上灿烂的笑容说明了一切。


43.jpg

  街里砌房,属天方夜潭,土地从哪里说起。受够了住中市居委会东水塘边,下雨就害怕水上岸那担惊受怕的日子,父母下决心要有自己的住房。父亲在老同学、新建大队老叶书记的帮助下,竟然得到位于现在向阳大道,三实小南巷东、与县养路工区紧隔壁一块很大的地皮。紧密密鼓地备工备料,订砖瓦,买木材,去连云港买石头,到西坎窑买石灰……
  那年头,什么都是上计划,即使有了计划也不一定有货。有货并非叫辆车就能送到家,为了省钱,很多都是自拉自运。材料缺这样、少那样,因为差钱等原因,等备齐材料往往能等上个两年、三年。有的房子砌着砌着,因缺少材料停工待料也很正常。
  父亲不知哪来那么大的本事,那年把竟然今天买这样,明天办那样。亲戚、同事、能用上的关系全用上,费尽了心机。全家也有劲一处使,很快备料成功。请来瓦工画线挖墒,二哥的好友范广仁兄弟、庄国亮、辛道忠等主动帮忙,加上我们弟兄,抬着上百斤的铁夯,“呼啊嗨”地夯砸屋基。一切准备停当,就等来年开春正式开工。
  因为去当兵,错过了家中砌新房这件大事,仅从来往书信和新房照片中知晓情况,其中包含了父母、家人很大的辛劳。造房过程和叙述农村建房是一样的情形。竣工后座南朝北的主房,二层结构、石头根基、扁砖到檐,青瓦盖顶,窗大门阔,屋前宽敞。加上西面两间门朝东,红砖红瓦的厨房,与水泥填缝、青气十足的主房相得益彰。临公路一排竹篱笆墙,路边电厂灰管道沟上,水泥板搭制一小桥,一溜菜地的东面,留一通行道,竹篱笆门设计,在当年城市的边隅,却有着一番雅致的田园风光。


44.jpg

  十分养眼的新房,引得很多也想建房的人家来参观,亲历建房的母亲竟讲得头头是道。从部队回家探亲的我,也从母亲那喜孜孜的表述中,什么七五墙、不同用途的水泥砂浆几比几掺拌,什么斗子墙、石灰泥土砌墙、水泥勾缝等等,知道了一点瓦工的术语,感觉母亲也成了建筑专家似的,更从叙述中知道瓦匠工人的辛苦。
  经历了几次房屋的搬迁,每次都必须有的泥水活,与瓦工师傅们的接触不少。2012年,家住西街的瓦工老孙、老杨师傅,为我现在居住的中央花园房屋进行地砖、墙砖铺设,楼下厨房操作台、和开窗等工作。老孙师傅和我同岁,可能与他的性格有关,干活慢吞吞,但是做活却非常仔细。水泥沙子兑料一定按比例,铺砖找水平一定用带激光的仪器,很上规矩,用他的话说,质量一定是从规矩中来。
  一块80乘80厘米的地砖,铺在干湿适当的砂浆上,孙师傅手中的橡皮锤在各处敲了个遍,四角用手指摸了又摸。在我这个行外人看来都很已经很完美了,可那砖却又被他翻了起来,在某个地方又添加一铲砂浆,再重新敲锤,只到他滿意为止。老杨是老孙的助手,按理说兑灰、抄浆都是老杨的事。事情则出乎想像,老孙好象对老杨不放心似的,依然是亲自动手。孙师傅还有一绝活,楼下的一拐角是卫生间,与单间必须砌一隔断墙,七五墙占地,砌单薄砖最适宜。可这种墙看起来也平常,但一块扁砖从地平开始,底部还好说,但到顶两米多高,要砌得不偏不倚,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。孙师傅一砖压一砖、一层叠一层,瓦刀在砖上添上砂浆,横抹一下、竖抹一下,中间一个空,往下排砖上手劲一压,挤出的砂浆用瓦刀两边一刮,与墙面敲敲齐,再在砖面上敲敲实,又拾起一块砖…… 在孙师傅悉心操作下,砌成的单薄墙,笔直到顶,两边用砂灰浆一泥粉,结结实实。为别人想得周全的孙师傅,就连分工钱也能看出他的厚道。当着我的面,一半的功钱交给老杨,让我都感觉老孙真不该这样做。
  当年,瓦匠师傅的活不是太多,做瓦匠活的人也不是很多。三个人联合、四个人搭挡就能做建房样的大工活。零工散活大多是兄弟、子舅等联合。而更多的是夫妻搭档,男拿瓦刀、女拌灰浆,齐心合力。做时间长点、加个班不用商量,还少了分工钱你多他少的难题。过去,做工的时间还受季节的限制,天寒地冻的冬天,决没有施工的可能。即便是初冬,做点活也很小心,总是考虑质量能否受到影响。
  随着改革开放步步深入,人民生活质量逐渐改善,居住环境也有了很大变化。自建住房越来越多,单位盖起宿舍楼,开发商建起商品房……更重要的是城市建设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,公路、铁路、高深层次的高铁、机场、港口…… 塔吊林立,到处都是工地。但凡有建设的现场,那里就一定有建筑工人的身影。
  现在的建筑工人,也决不是文前所说的砌砌墙、盖盖瓦那样的简单。复杂的图纸应会看会做,庞大的工程要懂得谁先做、谁断后。工程的控制与工期的掌握,甚至合同文本的签定都与之有关。许多精明的瓦工头当起了老板,稍有知识的泥瓦匠当起了总工。队伍逐步扩张,业务越做越大,工头中的佼佼者,渐渐地转行当上总经理,董事长,这样的人并不鲜见,他们为城市建设做出另样的贡献。


45.jpg

  任何的阶层中,人与人总是不一样的,有凤毛鳞角的集团老总,但绝大部分人还是员工。每每看见摩天楼高处,在脚手架上行走着的建筑工人,心中就有一种深深的钦佩。那样的高空、脚踩在钢管上悬着手、干着活,让人看着是那么的提心吊胆。不知用什么笔触去描写身着脏兮兮工作服、已经统被称为“农民工”的人。为了养家糊口,背井离乡、紧衣缩食,吃尽辛苦,为城市做着默默的付出。可喜的是,不少的农民工,通过自己的辛勤努力,在工作的城市中置房买屋,成了城市的新居民,也加速了城市化的进程。
  可以说,没有最早就是以瓦匠为主体的“农民工”,就没有城市建设高速发展的今天。因此,我们的城市应该尊重和感谢广大的“农民工”,谢谢他们为城市建设做出的杰出贡献。

 
    【李开荣写于2018·05·08;来源:精彩盐城】


附:作者简介-----


微信图片_20180908223506.jpg
李开荣 1952年8月出生,滨海县东坎镇人。1968年初中毕业插队下乡,后当兵退伍安置滨海发电厂,历任值长,运行车间支部书记等职。2001年分流至盐城发电厂任离休老干部干事,现退休。2016年11月开始写作,在《精彩盐城》公众号上发表: 史上最全老东坎的记录、东坎老邮局、新华书店、电影院、人民剧场以及《滨海记忆》“八大公司" ,老东坎街的“十大社"等四十篇文章,其中有些被县党史办和县志办合刊的《滨海史话》杂志转载,颇受读者的关注。





点评

海!外直播 t.cn/RxlBL8D 禁闻视频 t.cn/Rxl1r56 好多年前,我在上海本地某论坛混的时候,去过那个网站,整整一层楼面办公的都是管理员,专门删贴的。网络是智力密集型行业,在中国却是劳动力密集型的。  发表于 2018-10-6 22:51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一线传媒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

QQ|删帖申请|关于我们|小黑屋|滨海论坛 ( 苏ICP备14016387号-1 盐城都市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

GMT+8, 2018-12-15 20:26 , Processed in 0.242583 second(s), 56 queries , Gzip On.

© 2007-2016 都市圈网络科技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